登录注册 天高凭鱼跃,海阔任鸟飞。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旅游景点 > 

游记佳作《古镇里的烟火》,请浏览

编辑: 时间:2020-01-11 17:28:38 浏览量:

继续走吧,在这古镇上。第二次惠临,我慢着,慢在悠久恬淡的时光里,更慢在铺满人间烟火的旧生活里。

我不再专注于远古的帆樯蚁聚,商肆鳞集;不再专注于湖广会馆、天后宫、帝主宫、星辉门、城隍庙、迎龙门、引凤门里的飞檐走壁;更不再专注于说书弹唱、龙灯狮会、号子歌谣的沸腾。古镇的日子,守着祖辈的传承,才是最生动的风物。

巷子仍然幽静,旌旗仍然招展,它沉醉在住民们的柴米油盐里,算计着最纯朴的家常生活。窄窄的巷子两旁,古民居一栋紧挨一栋,以它们惯有的姿势打理着各自的事务。那“狗屎糖”突入我眼帘时,我着实很惊讶,仔细凑上前去瞧一瞧。粗布口袋包装着,印着一条小狗,那“吃狗屎糖,走狗屎运”的宣传语却是最醒目的。不竟哑然失笑,这绝对是想走与众差别的营销路子,虽然不怎么雅,却与这乡间古镇的纯朴简朴相契合。而那“翰林酥”的糖,却是一下子高峻上起来,自然遐想到古镇举人贡生的文韬武略。那“古镇仅此一家”的宣传语与“吃狗屎糖,走狗屎运”的宣传语,没有任何高下之分,都是打得响当当的牌子。

一路走来,这吃的韵味绝对是首当其冲,“民以食为天”的古训放之四海而皆准,放之永恒的时光里而皆准。看那“老麻抄手”的招牌,悬在墙上四个圆圆的筛子上,与大大敞着的红色木门遥相呼应,倘使饿了,一定会有进去吃一碗的欲望。另一个门店,那妇人手上正在包粽子,这粽子却是我第一次见,小得似乎只有拇指那么大。店面的门框上挂着一串一串或嫩绿、或褐黄的粽子,妇人说一种是生的,一种是煮熟的。桌子上也插着一株一株的造成花型的粽子,倒不像是卖吃食的,更像卖工艺品的。再走,“二娃鸡辣椒”、“安居糍粑”、“太守麻花……吃的铺排一路相随,吆喝声也间或拉住了你的脚步,让你禁不住停下来瞧一瞧。

大凡来古镇的人,一般是想寻一处清幽,享一份清闲。在这古镇上,你慢着,散着,便也和古镇的人一样淡着。看那背着背篓,衔着一杆烟低头走着的中年男子,步子缓慢得很,并不像在赶路,更像上街巷来闲逛;看那倚在门边,手里勾着不知什么小玩意的小媳妇,手指翻飞,目不转睛,不问日月,似乎一直会勾下去;那两位老者,一位坐在门边的石礅上,一位站在石阶上,或许在闲淡地谈论什么,不慌不忙,似那小渠里的流水一样平静。小镇的街似乎是静止的,又似乎是流动的。静止着街巷的风物,流动着游客的脚步。于是,一帧一帧的画面映入我们的眼帘,又流失于我们的身后。待几个学生娃疯跑着从身边窜过,才让街巷动了起来,有了风声掠水而过似的波涛。

街巷又静了下来。看那静在灰尘里的纺车、蓑衣、草帽和竹耙,旧时光的清浅弥漫开来,在脑海里绘成一幅田园风景的村居图。晒在街道上的几簸箕细白细白的米粒,那是某户人家才晒出来的,手抓的印子上几圈花纹的温度应该还在,印证着简朴的村居生活。

张府已不抛绣球招亲,樊家面馆已不卖面,只记着俱往的历史。“青锋小镇”和“异度”却活跃了起来,这两处休闲的去处,将浅时光和慢生活书写得浪漫起来。谈天、约会、品茗,发呆、偶遇、做梦,何等优美的慢时光,就这样坐在小屋的一隅,看门外青石板上的脚步来来往往,听街巷里冷不丁冒出的声响,思某个过往于生活的人或者事,时光便丰满而醉人起来。起身再走,翩翩舞在空中的花纸伞,一朵一朵飘在头顶,似穿着旗袍的各式尤物,款款而来,典雅迷人。那古民居上突兀突入的花花绿绿的现代衣衫,却是惊醒了浮着的理想。古镇走着走着,就已是现代时光。

走啊,走啊,走得华灯初上,走得夜色渐浓,才把古镇的时光走去了泰半,才以为古镇的烟火如此感人。古镇永不停歇,在历史的长河里走啊走,走过昨天,走过今天,走向明天,走出一路沉厚,走出一路繁荣,更走出一路淡然。

当地美食

留言跟帖

(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)

网友评论